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歷史 > 林則徐西出武威

林則徐西出武威

關鍵詞:林則徐,武威,烏鞘嶺,黑松驛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武威市
  • 電 話:
  • 網 址:http://www.uyekon.tw/
  • 感謝 gswwzx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4911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 林則徐,清末著名的政治家、愛國者,同時也是一位詩人、書法家。據說他曾經由西安登程赴新疆,西行過程中,幾次駐留武威。因此在武威,到處可見他的墨跡:“天山萬笏聳瓊瑤,導我西行伴寂寥。我與山靈相對笑,滿頭睛霞共難消。”“曠然無憂患,泊然無思慮”。
    近日,武威市文史學家揭開了當年林則徐在武威的活動歷程。

 

    夜宿烏鞘嶺

 

    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農歷八月三日,被譽為“近代中國開眼看世界第一人”的林則徐遭遣戍抵達蘭州。八月十一日,進入天祝境內,夜宿烏鞘嶺山腳下民房,準備次日攀登烏鞘嶺。

    據林則徐的《竹簡十日話》記述:西行時有“大車七輛,載書二十篋”,隨從者是他的次子林聰彝、三子林拱樞,還有十幾個腳夫。八月十二日早晨,林則徐下車步行登山,《荷戈紀程》中說:“又五里烏梢(鞘)嶺,嶺不甚峻,惟其地氣甚寒。西面山外之山,即雪山也。是日度嶺,雖穿皮衣,卻不甚(勝)寒。”

    當日黃昏時,林則徐一行抵達黑松驛。古浪知縣陳世镕已于十一日探得林則徐動向,由于仰慕林則徐,他于十二日離城幾十里在黑松驛迎候。林、陳相見,互致問候,短暫餞迎后,陳世镕請林則徐換乘暖車,當夜兩人同車抵達古浪縣衙,一夜未眠,談詩論文,興致甚高。

    陳世镕,字大冶,一字雪樓,懷寧人,道光十五年進士。歷任甘肅隴西知縣、岷州知府、古浪知縣。享年八十七歲。有詩集二十卷、文集六卷及其他著作多種行世。陳世镕《求志居集》卷十二載:林則徐在古浪縣衙住了一晚,期間,陳世镕為林則徐題寫了《題林少穆制軍關隴訪碑圖》《題林少穆制軍邊城伴月圖》。

 

    中秋節,涼州賦七律

 

    八月十四日,林則徐至涼州。《林則徐集·日記》載:“同鄉后輩郭柏蔭任甘涼道,遂應邀住甘涼道署中,并在此整頓行裝,換雇大車”。

    八月十五日,林則徐在涼州客舍借讀陳世镕《求志居詩稿》稿本,并在稿本扉頁題道:“道光壬寅中秋,林則徐借讀于涼州客邸”,又在題記的“則徐”二字上鈐有“少穆”陽文長方章。未幾日,陳世镕獲得這本珍貴的題記本,十分欣喜,珍藏起來。

    林則徐所讀的《求志居詩稿》,系抄本,共四卷,清稿本作二冊,除林則徐的這個題記外,尚有蔣湘南題款,九行、二十一字無行格,篇末及書眉錄有陶澍、魏源等評語。內容為陳世镕任古浪知縣前的詩作。原為晚清武威人李銘漢舊藏,現藏于甘肅省圖書館。

    可見,這一年的中秋節,林則徐是在武威過的。郭柏蔭組織官紳,為林則徐賀節。中秋節當晚,林則徐趁著酒興,為陳德培作七律詩4首,題為《子茂簿君自蘭泉送余至涼州且賦七律四章贈行次韻奉答》。

 

棄璞何須惜卞和, 門庭轉喜雀堪羅。

頻搔白發慚衰病, 猶剩丹心耐折磨。

憶昔逢君憐宦薄, 而今依舊患才多。

鸞凰枳棘無棲處, 七載蹉跎奈爾何

送我西涼浹日程, 自驅薄笨短轅輕。

高談痛飲同西笑, 切憤沈吟似北征。

小丑跳梁誰殄滅, 中原攬轡望澄清。

關山萬里殘宵夢, 猶聽江東戰鼓聲。

銀漢冰輪掛碧虛, 清光共挹廣寒居。

玉門楊柳聽羌笛, 金盌葡萄漾麴車。

臨賀楊憑休累客, 惠州曇秀許傳書。

羈懷卻比秋云澹, 天外無心任卷舒。

也覺霜華鬢影侵, 知君關隴歷嶇嶔。

縱然雞肋空余味, 莫使龍泉減壯心。

晚嫁不愁傾國老, 卑棲聊當入山深。

仇香豈是鷹鹯性, 奮翼天衢有賞音。

    林則徐創作的上述4首詩的手稿,原件今藏于華東師范大學圖書館。在第一首詩的末尾,林則徐題了小注:“子茂來甘肅應即補官,而七年未有虛席”,表達了對陳培德仕途多舛的同情。在第三首詩“廣寒居”的后面,用蠅頭小楷補題:“是日中秋”四個字。

 

    涼州期間

 

    探望牛鑒家人

 

    《林則徐集·日記》載:“七月二十六日,行至甘肅安定縣(今定西),陳子茂主簿德培迎至此”,一直陪送林西行。陳培德,字子茂,時任安定縣主簿。八月二十二日,“林(則徐)離涼州”,陳培德送至城西四十里堡,“子茂送至此與之共飯而別”。在離開涼州西行永昌途中,“沿途道路欠佳,時遇風雨,行路困難。”八月二十四月,林則徐到達永昌水泉驛收到兩封家書,從中了解到中英“和議一事”,又收到陜甘總督富呢揚阿抄來京信,所記“較為詳細”,在京友人江翊云也有信來,看信后,林則徐大驚失色,悲憤難已。十一月初九日,林則徐到伊犁惠遠城,結束了悲壯的“荷戈西行”。

    林則徐在涼州期間,先后看望了牛鑒的夫人及家屬、涼州鎮總兵長年,為陜西會館題寫過匾額。十一月初九日,在所寫家信中對拿問牛鑒而放縱耆英等表示不滿。他認為:“到此之后,才聞得牛鏡堂革職,鎖拿進京,系因御史參其鎮江失守,不行救援即引兵退回金陵。此次從涼州鎮長松亭寫來,必非訛傳。又聞耆介春放兩江,不知確否鏡堂牛鑒議和之請,既已準行,乃尚未辦妥,忽又拿問,近事之反復不定如是,真難測度。若罪其失守,則同罪之人尚多,果將窮治耶抑可異罰耶如因御史參出即加之罪,似近來言路又太有權。”表達了對友人牛鑒“處置不公”的憤慨。“涼州鎮長松亭”一語,指長年,滿族人,字松亭,時任涼州鎮總兵。十一月二十四日,他又寫信給家鄉,說:“牛鏡堂之拿問適在議和之后,若謂責其失守則失守之人多矣大約鏡堂亦須來此一行也。”分析認為牛鑒也會像他那樣被充戍伊犁。孰料幾日后,林則徐接到京信,信中稱牛鑒被定為“斬鑒侯”,這個兇信使林則徐更為驚悚不安。

    林則徐第二次來到涼州,已是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。道光二十五年(1845年)十二月四日,林則徐在哈密奉旨釋放,以四、五品京堂回京候補。九日,從哈密起程入關。二十日,在玉門縣接旨,以三品頂帶署陜甘總督。道光二十六年(1846年)正月七日,在涼州接印,正式署陜甘總督,駐扎涼州,辦理“番務”。“委舊屬黃冕仿照洋式,制造炸彈和陸路炮車。”二月中旬離開涼州去了西寧。這一次,他在涼州住了一個多月,具體與本地官紳、友人交往情況不詳。(記者 雒煥素 特約記者 李林山)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武威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其他本地歷史信息

電話:010-61744588 傳真:商務合作QQ45177403 郵箱:union#ccoo.cn
地址:昌平區北七家宏福11號院創意空間 郵編:102209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地方門戶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京ICP備09021873號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平特一肖l类公式